快捷搜索:  

大师列传

大师列传 | 王明明:入诗情画境 写时代新风

2022年6月,在北京画院美术馆的(de)一个展览上,一百首经典诗词以传统水墨的(de)形式呈现在世人(ren)面前,它(ta)的(de)作者就是(shi)著名画家王明明。他(ta)以诗入画,以画抒怀,用十三年孜孜以求的(de)精神,创作了一部画与诗、今与古的(de)时空交响。


1958年,在王府井的(de)和平画店,很多艺术家都在那里面笔会,现场画,谁要买就买走,我(wo)爸爸就带我(wo)去了。去了以后我(wo)就看他(ta)们(men)画画,那个时候我(wo)也有一点儿小名气,人(ren)家认识我(wo),说这是(shi)个小画家。很多老画家就说,让小画家也画一张,我(wo)当时画了一张鲑鱼,上头拴着一个绳儿。大家都很高兴,说大画家卖多少钱,小画家也卖多少钱,后来还让另外一个画家买走。

这个时候李苦禅先生就过来,他(ta)也非常喜欢我(wo),跟我(wo)父亲说,你(ni)有时间(shijian)带孩子到我(wo)家来,我(wo)给他(ta)看看画。就这样,我(wo)们(men)就去了。今天我(wo)也带来了两个非常珍贵的(de)小的(de)陶瓷摆件,一个公鸡、一个小马,这是(shi)苦老(李苦禅)第一次见到我(wo)的(de)时候,临走时他(ta)送的(de)。所以就一直在珍藏着这个。

大师列传 | 王明明:入诗情画境 写时代新风

苦禅先生给我(wo)做了很多课徒稿。他(ta)说,我(wo)示范给明明看,是(shi)要增加他(ta)的(de)胆魄,不以其技法限其本能。他(ta)就是(shi)说我(wo)的(de)技法不要限制你(ni)的(de)这种心性。我(wo)觉得他(ta)作为一个教育家,告诉孩子你(ni)不要临摹我(wo),要发挥自己的(de)创造力。

大师列传 | 王明明:入诗情画境 写时代新风

李苦禅课徒稿(局部)

我(wo)在工厂一待待了十年,虽然条件非常艰苦。十年时间(shijian)我(wo)总结起来,完成了绘画中的(de)重要转型

1969年,十七岁的(de)王明明正值青春花季,对(dui)绘画艺术怀揣无限的(de)憧憬。然而就在这一年,他(ta)的(de)绘画之路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(de)转折。王明明被分配到北京手扶拖拉机厂,成为一名铣工。

手中的(de)画笔变成了一把切割加工金属零件的(de)铣刀,每天工作结束后,他(ta)的(de)双臂都疲惫、酸胀。但是(shi)王明明并没有因此消沉,反而抓紧一切空闲时间(shijian)习画,背起画夹到处写生。

大师列传 | 王明明:入诗情画境 写时代新风

王明明写生作品(局部)

有时刚离开车间,手还累得发抖,他(ta)就先画大线条枝干,等体力恢复一些再勾勒细节局部。就这样,王明明始终坚守自己的(de)理想,以乐观自信的(de)心态继续磨练、提升画技,不断取得进步。

大师列传 | 王明明:入诗情画境 写时代新风

《渔民》(局部)

在工厂里我(wo)一待待了十年,虽然条件非常地艰苦,那个时候业余的(de)时间(shijian),那就到周边的(de)郊区就去画速写。我(wo)觉得十年时间(shijian)我(wo)总结起来,我(wo)完成了绘画中的(de)重要的(de)转型,就是(shi)对(dui)造型的(de)训练,对(dui)创作的(de)基本的(de)规律把握。

这个时候我(wo)就决定要从题材拉开距离。就是(shi)画古代题材,慢慢地去进入传统绘画之中。我(wo)觉得中华传统文化的(de)源头是(shi)个活水


1977年,王明明在恩师周思聪的(de)提携下,获得了特招进入北京画院的(de)机会。进入北京画院后,他(ta)抓住一切机会向身边的(de)名师请教,积极学习实践,人(ren)物、山水、花鸟乃至书法,不断充实自己。然而,就在他(ta)眼界大开、兼收并蓄的(de)同时,也造成了创作风格上的(de)杂糅。

如何才能另辟蹊径,在画坛上独树一帜?王明明开始了长久的(de)思考。

大师列传 | 王明明:入诗情画境 写时代新风

就是(shi)说你(ni)自己感到很迷茫,不知道往哪条路上走?如何跟老师拉开距离,不是(shi)背叛老师,我(wo)觉得艺术就要有自己的(de)主见。

包括周思聪、卢沉等几位老师,在我(wo)艺术创作中起重要作用。可是(shi)我(wo)在画现实题材的(de)时候,跟他(ta)们(men)就靠得很近,所以这个时候我(wo)就决定要从题材拉开距离。就是(shi)画古代题材,慢慢地去进入传统绘画之中。这个时候我(wo)觉得,中华传统文化的(de)源头是(shi)个活水。

你(ni)要从历史的(de)长河里边去确定的(de)话,你(ni)就会有信心,我(wo)认识到中国的(de)艺术必须按中国的(de)来走。


1980年,王明明以杜甫的(de)《春望》为题材,创作了历史人(ren)物画《杜甫》。作品中,他(ta)在遵循传统笔墨规律的(de)基础上,塑造了杜甫的(de)形象,并大胆借鉴电影蒙太奇的(de)手法,在画面背景里叠加了诗中涉及的(de)人(ren)物群像。这种画出诗人(ren)构思意境的(de)想法非常有新意。

1981年,王明明又把目光投向另一位伟大的(de)诗人(ren)屈原。他(ta)前往汨罗江采风,创作了历史人(ren)物画《招魂》。这幅作品中,他(ta)在艺术上的(de)探索更进一步。屈原的(de)形象若隐若现于烟气之间,更有力地表达了诗歌的(de)主题与意境。从此以后,王明明似乎找到了一种与前辈不同的(de)艺术表达,那就是(shi)从传统文化中汲取灵感,用今天的(de)视(shi)角与传统对(dui)话。

大师列传 | 王明明:入诗情画境 写时代新风

《招魂》(局部)

然而,就在王明明刚刚找到自己的(de)创作方向时,又一个新的(de)困境不期而至。那时的(de)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,东西方文化碰撞之下,西方艺术大量涌入,使得很多中国传统艺术的(de)观念和方法,开始受到质疑,王明明和身边不少传统国画家陷入到困惑之中。

那个时候的(de)确对(dui)中国画的(de)冲击非常大,基本上否定了中国画的(de)方法。大家很迷茫,不知道是(shi)学习西方好(hao)还是(shi)学习传统好(hao)。

我(wo)1983年去了一次法国,去了十天。我(wo)看到了很多博物馆的(de)画,当时也非常震撼,可是(shi)我(wo)回来以后很多朋友问我(wo),你(ni)觉得法国怎么样?我(wo)说太棒了,第一次出国,以前没有看到那么多西方的(de)绘画。他(ta)说你(ni)变不变,那个时候我(wo)也没改变。

大师列传 | 王明明:入诗情画境 写时代新风

你(ni)要从历史的(de)长河里边去确定的(de)话,你(ni)就会有信心,我(wo)认识到中国的(de)艺术必须得按中国的(de)来走。所以这个时候它(ta)不在样式,它(ta)是(shi)整个内心的(de)文化,给它(ta)以什么样的(de)支撑,你(ni)要表现中国的(de)最本质的(de)东西。

我(wo)做人(ren)、干工作是(shi)入世的(de);我(wo)的(de)作品能让人(ren)静下来,是(shi)出世的(de)。


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开始,王明明遍访名山大川,行万里路,读万卷书。久在樊笼里,复得返自然。他(ta)将自己游历时的(de)感悟绘诸笔端,在自然山水间与古人(ren)进行心灵对(dui)话。

1988年,王明明创作了第一部手卷《东坡先生承天夜游图》,而另一部手卷《东坡赤壁怀古图》,则更体现了王明明绘画风格的(de)成熟。王明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(de)创作方向:以诗意画为抓手向传统溯源,入诗情画境,写时代新风。

从2006年起,王明明开始构思创作一套册页,将他(ta)多年来对(dui)传统文化的(de)理解和感悟,通过诗意画的(de)方式表达出来。他(ta)画 念天地之悠悠 的(de)旷远,画 但愿人(ren)长久 的(de)浪漫,画 劝君更尽一杯酒 的(de)深情,王明明越画越纯熟,渐成风格。

大师列传 | 王明明:入诗情画境 写时代新风

我(wo)是(shi)1978年到了北京画院,1987年北京画院就看我(wo)年轻,就让我(wo)当艺术室主任,1990年当北京画院副院长,2000年接画院主持画院,一直到2017年底。很多朋友问我(wo)说你(ni)工作那么忙,可是(shi)你(ni)画的(de)画是(shi)静的(de)。我(wo)说我(wo)做人(ren)、我(wo)干工作是(shi)入世的(de);可是(shi)我(wo)画出来的(de)作品让人(ren)静下来,是(shi)出世的(de)。所以在我(wo)的(de)艺术生涯中,真正画画的(de)时间(shijian)非常少,实际上很多都在一种业余状态。

2006年到2007年画了一些,画了二十张后来也就放下了,2015年以后我(wo)才打开再去看,可以陆续地画,多半是(shi)我(wo)离开这个岗位,2017到2019年把它(ta)完成的(de)。很多人(ren)问你(ni)干吗不用最短的(de)时间(shijian)画出来?其实完全可以,你(ni)要做好(hao)计划可以画出来。

我(wo)觉得这么多年我(wo)的(de)一个收获是(shi)什么?读诗,去画一张一张的(de)诗意画,实际上是(shi)一个学习的(de)过程,是(shi)一个理解的(de)过程。所以中国画难就难在我(wo)的(de)体会,就是(shi)你(ni)慢慢积累的(de)一个时期,它(ta)所悟到的(de)东西都不一样,它(ta)有一个时间(shijian)的(de)过程和一个酿酒一样的(de)转化过程。


中国画发展到今天,对(dui)于中国画的(de)这个创新与继承的(de)问题,我(wo)觉得是(shi)值得思考的(de)一个问题。习总书记对(dui)于这个传统艺术的(de)传统文化的(de)这个传承,讲得非常地精辟,他(ta)是(shi)战略上的(de)一个整体思考,非常有战略意义的(de)。中国画如何进入艺术高峰?思考这个问题,一个是(shi)学习传统,一个是(shi)面向传统如何去继承。

我(wo)在接待几个欧洲的(de)博物馆馆长的(de)时候,我(wo)去请他(ta)们(men)看我(wo)们(men)画院的(de)齐白石的(de)作品,他(ta)们(men)非常地欣赏。有些作品也是(shi)二十世纪的(de)大师画的(de)山水画,他(ta)们(men)看完了没有任何的(de)表示。可是(shi)这个大师是(shi)一个我(wo)们(men)看已经是(shi)非常传统了,可是(shi)他(ta)有西方的(de)有些痕迹,并不是(shi)中国的(de)。我(wo)从他(ta)们(men)欧洲博物馆馆长的(de)眼神里头都看出来,他(ta)们(men)在寻找的(de)是(shi)与他(ta)们(men)风格和他(ta)们(men)所体现的(de)画家的(de)不同的(de)特殊性。齐白石就是(shi)一个代表。为有源头活水来,中国画特有的(de)东西,那我(wo)们(men)必须给它(ta)保留和强化。

我(wo)一直在寻找什么是(shi)中国精神,什么是(shi)中国的(de)意境。我(wo)有一个体会,在寻找中国意境、中国境界和中国精神的(de)时候,只有我(wo)们(men)中国从老祖宗那边,从一脉相承的(de)里边去寻找这些大道,去提取中间的(de)营养和基因,这才是(shi)我(wo)们(men)最后能掐出来的(de)形而上精神的(de)东西 中华传统文化的(de)源头活水。

我(wo)特别地欣慰的(de)是(shi),最近这些年,我(wo)去看很多的(de)古代经典的(de)这个博物馆的(de)时候,参观的(de)年轻人(ren)非常多。他(ta)们(men)是(shi)觉得这东西好(hao),看得懂、去吸收,这个就预示着就是(shi)说我(wo)们(men)传统绘画的(de)这种生命力。

作为一个中国画家,有灵性、修养好(hao)、人(ren)品好(hao)、画风正,这个很重要,对(dui)社会你(ni)产生什么样的(de)效应?社会责任在哪儿?对(dui)文化建(jian)设(she)你(ni)要起什么样的(de)作用?这个是(shi)非常重要的(de)。需要很多独立思考的(de)东西,是(shi)心胸问题、眼界问题,要画到那个高度才能留住。没有产生有说服力的(de)作品,一切我(wo)觉得都是(shi)苍白的(de)。

二十一世纪中,中国画家处在一个条件非常优越的(de)时代。从单纯的(de)笔墨追求中走出来,融入这个时代。去研究传统,去体悟传统,从我(wo)们(men)的(de)最优秀的(de)传统文化中找这样的(de)答案,以自己的(de)擅长为基础去实践,才能找出来我(wo)们(men)中国特有的(de)艺术之魂。

大师列传 | 王明明:入诗情画境 写时代新风

从当年的(de) 画坛神童 到今天的(de)国画大师,王明明这一路走来到底经历了怎样的(de)艺术之旅?

让我(wo)们(men)跟随他(ta)的(de)一幅幅绘画作品,走进他(ta)的(de)艺术人(ren)生

大师列传 | 王明明:入诗情画境 写时代新风

大师列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916人留言! 共有:916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