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苏州漫山岛村民沈敏菊:执拗的太湖“摆渡人”

执拗的(de)太湖“摆渡人(ren)”

“梅花”台风刚走,太湖也恢复了往日的(de)平静。离下午开船还有半小时,沈敏菊和妻子早早地守在了福彩号船边的(de)等候室。

今年62岁的(de)沈敏菊,是(shi)苏州太湖地区唯一一个不接壤陆地,且有居民居住的(de)岛屿——光福镇漫山岛的(de)村民。

沈敏菊做这个太湖摆渡人(ren)已经有31年了,周围人(ren)劝他(ta)赶紧找接班人(ren),可沈敏菊还是(shi)不放心:“会开这个船的(de)人(ren)能找到,但是(shi)他(ta)们(men)没有驾驶证,我(wo)还是(shi)再坚持一下。”

及时雨“船老大”

1991年4月13日,正在浙江余姚做生意的(de)沈敏菊接到来自家乡的(de)电话(dianhua)。当时的(de)村支部书记告诉他(ta),村上的(de)摆渡人(ren)5月1日就要走了——16岁就学开运输船的(de)沈敏菊成为接手摆渡人(ren)工作的(de)最佳人(ren)选。

沈敏菊一口答应了下来。不久后,他(ta)回到家乡,开始了两点一线的(de)生活。

当时,沈敏菊正当而立之年,家里有老人(ren)要照顾,孩子上下学也要接送。可沈敏菊硬拉着妻子一起开船。开始,夫妻俩还常常拌嘴,慢慢地,姚秀芳知道自己拗不过,也变得越来越支持丈夫的(de)工作。

坐过船的(de)人(ren)都叫沈敏菊“船老大”。对(dui)他(ta)来说,这个称呼是(shi)一份认可,也是(shi)一份沉甸甸的(de)责任。

漫山岛四面环水,渡船是(shi)村民出岛的(de)唯一交通工具,每一户岛民家里的(de)急事都与“船老大”息息相关。

不管是(shi)白天还是(shi)深夜,他(ta)的(de)手机从不关机,敲门也定有回应。

2000年除夕,沈敏菊和家人(ren)吃完年夜饭,家门就被敲响了——一位患有糖尿病的(de)村民喝了太多酒,急着去附近木渎镇的(de)医院看病。

人(ren)命关天,沈敏菊二话没说就上了船。凛冬的(de)晚上,为了接看病回岛的(de)村民,沈敏菊就这么在船上合衣守了一宿。

对(dui)他(ta)来说,这是(shi)常有的(de)事。虽然辛苦,沈敏菊却从来没有怨言,“我(wo)开这个船是(shi)为了岛民方便,不是(shi)为了自己方便。”他(ta)笑着说。

渡船单程行驶距离3.63公里,需要16分钟,福彩号每天上午7点半从漫山岛驶出,下午两点半返程,周一到周五每天一个来回,周末和节假日每天两个来回。

“船老大”之身属于所有岛民

1991年以来,除了海事局通知的(de)特殊天气封航之外,“船老大”从没休息过一天。沈敏菊知道,他(ta)的(de)身体不仅属于他(ta)自己,也属于全体漫山村的(de)村民。

1999年,沈敏菊生了一场病,要连续打点滴。太湖卫生院的(de)医生态度很坚决:“你(ni)不能再上班了,现在还天天开船,身体肯定不行。”

沈敏菊却笑着说:“我(wo)不开了,村里人(ren)怎么出来?”

在那14天里,沈敏菊依旧每天7点半载着岛民上岸,然后他(ta)跑去太湖卫生院挂水,下午2点前又匆匆赶回码头,载着村民一起回岛。

他(ta)不敢生病,也从来不过节,即使是(shi)家里办事也绝不休假。

2000年冬天下了场大雪,正值年关,岛上的(de)许多村民要采买年货。沈敏菊的(de)儿子恰好(hao)选在这时办婚礼。宾客已经坐满了院子,亲友都在家中帮忙,新郎的(de)父母却不见了踪影——他(ta)们(men)把婚礼的(de)事情安排好(hao),照常开船去了。

很多人(ren)都说,你(ni)儿子结婚,不好(hao)休息一次吗?沈敏菊摆摆手,“我(wo)不好(hao)休息的(de),我(wo)休息了岛上人(ren)家不方便”。

执拗的(de)“船老大”

从木质船到铁船,再升级为现在的(de)“福彩号”小渡轮,船已更换过3艘,“船老大”的(de)固执却一直没变。

福彩号荷载46人(ren),岛上村民办红白事的(de)时候,往返漫山岛的(de)人(ren)很多。

有时,想上岛的(de)人(ren)心急,和“船老大”商量:“多上几个人(ren)没事的(de),你(ni)也少跑一趟。”

面对(dui)这个,“船老大”死活不肯,他(ta)宁愿自己多送几个来回,也绝不超载。

如今,岛上的(de)村民早已熟悉“船老大”的(de)脾气,大伙儿的(de)规则意识变强了,后来也没有人(ren)再劝他(ta),该怎么样,就怎么样。

近几年,漫山村的(de)旅游业红火起来,民宿和特色书店让小岛焕发新生机。

此前,这座旅游小岛都没有个像样的(de)厕所。国庆假期将至,岛上的(de)游客慢慢变多,装洁具的(de)人(ren)着急,找沈敏菊帮忙“载人(ren)的(de)时候捎过去”。

看着那些笨重又庞大的(de)洁具,沈敏菊一口回绝了。30多年来,岛上的(de)许多建(jian)材都是(shi)沈敏菊开着船一趟一趟渡过去的(de),可他(ta)从来不让这些货物和岛民一起上船。

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他(ta)更是(shi)每天有许多忙不完的(de)事情。

每天清晨7点,沈敏菊和妻子提早半小时检查各个零部件,打扫卫生,做好(hao)开船前的(de)消杀工作。等有人(ren)登船时,刺鼻的(de)味道已经散去,他(ta)们(men)开始分发疫情防控宣传材料,提醒大家戴好(hao)口罩。

每当有人(ren)上船,沈敏菊总会用一手拿着测温枪,一手提着纸笔走到他(ta)跟前,细细地给船客测温。

虽然他(ta)自己不太精通手机操作,却总是(shi)认真地指导船客扫船上贴着的(de)场所码,再亲眼看着船客把登记表填写清楚。

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时,村民出了岛就没有地方吃饭,沈敏菊就在岛外的(de)家里给村民们(men)烧。反正自己吃什么,就免费给那些村民吃什么。那段时间(shijian),妻子姚秀芳总会觉得“家里的(de)大米吃得特别快”。

期待年轻的(de)摆渡人(ren)

疫情期间,沈敏菊看到镇上的(de)共产党员都奋战在抗疫一线,毫无怨言。在村民眼中,他(ta)们(men)是(shi)新时代的(de)“摆渡人(ren)”,“渡”的(de)是(shi)更多人(ren)的(de)幸福。

这些“新摆渡人(ren)”的(de)奉献精神、坚定信仰让沈敏菊深受触动,在他(ta)们(men)的(de)感召下,2020年,60岁的(de)他(ta)也提交了入党申请书。今年6月21日,沈敏菊成为一名预备党员。

漫山岛上大都是(shi)年长的(de)村民。去年岛上还有85位老人(ren),到了今年就剩下80人(ren)。

沈敏菊总是(shi)小心翼翼地照顾这些坐船的(de)老人(ren)。他(ta)不仅找了块更宽的(de)船头踏板,冬天湿滑,沈敏菊还用木条横向钉出了一块摩擦力更大的(de)木质踏板。

每当有年长的(de)村民上下船,沈敏菊和妻子总是(shi)会上前扶一把。有时他(ta)们(men)甚至忘了,他(ta)们(men)自己也已经60多岁了。

31年,他(ta)始终没有离开他(ta)的(de)渡船。儿子儿媳经常劝他(ta)们(men)“早点上岸”,到苏州市里带带孩子。

“我(wo)能开到70岁。”说这话的(de)时候,他(ta)的(de)声音中气十足。

不过,沈敏菊也确实在寻找一个年轻、负责任又有驾驶证书的(de)“接班人(ren)”,这样,他(ta)才放心把福彩号和岛上的(de)老人(ren)托付出去。

孙艺铭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李超 来源:中国青年报 【编辑:陈文韬】

邦交正常化50年,中日如何重温初心、面向未来?

“银发浪潮”席卷中国,我(wo)们(men)如何应对(dui)老龄化?

把贷款客户当“提款机”、爱马仕丝巾不敢戴……银行女高管因何落马?

【寻味中华】东乡手抓羊肉:“古风”千百年 天然抵半“鲜”

脍炙人(ren)口的(de)蓝皮鼠大脸猫,灵感来源于两个邻居家孩子?

国际乒联最新排名:樊振东、孙颖莎继续排名世界第一

《我(wo)的(de)县长父亲》引热议 作者:文章为纪念父亲

为何玩羊了个羊会上头?专家:陷入多巴胺陷阱

种植牙为什么这么贵?纳入集中采购有何新进展?

“双减”一年多,哪些习惯变了?记者多方走访

中疾控公布重庆输入性猴痘病例详情

最新工资价位表来了!哪些职业更吸金?

最后的(de)道别!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葬礼举行

马斌:中欧班列如何促进东西互通?

北村彰英:中国街舞会成为新潮流吗?

北京银保监局提示“短视(shi)频(pin)点赞赚钱”新型骗局

美国“搅浑水”危害亚太安全,中国如何破局?

中国球员武磊入围2022年金足奖男足30人(ren)候选名单

沈敏菊,太湖地区,船老大,接班人,梅花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971人留言! 共有:971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